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天蓝a

为草甘做兰,为木当作松,幽兰香飘远,松寒不改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包饺子  

2010-09-29 23:20:23|  分类: 讲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—— 这篇文章我是流着泪写完的(写于2008)

每当周末来临,我总不忘记给其实相距并不遥远的父母打个电话,询问二位老人最近身体如何,家里是否繁忙,而得到的总是父母略带宽慰的回答:“很好”“不用担心”“天冷了,你们出门穿多点”……诸如此类的答案已经是我们通话的所有内容了。这个周末,想吃母亲亲手包的饺子解解馋了,于是,提前打了个一个电话,第二天我便回到了父母家。

    推开门,咦?家里竟没人。走进厨房,肉陷已剁好,洗好的韭菜在控水晾干,他们去哪里了?正想着,房门一开,父母回来了。没和我说几句话,也不告诉我他们干啥去了,父亲就匆忙开始和面,而母亲切韭菜调陷。我突然发现母亲的手背上还有一块胶布条,腾的,我明白了,母亲刚输完液,那胶布条贴得是止血点。我匆忙接过母亲手里的菜刀。“没事没事,头有点晕,输几天液就好了。”母亲劝我歇会,待会擀饺子皮。“你先回屋躺会吧,让志杰来”父亲说话了,母亲回了屋,此时菜已切完,我一边调陷,一边想着母亲手上的胶布条。

母亲生病在输液,做儿子的竟浑然不知,还要来吃饺子,我真感到愧疚。其实韭菜最难的步骤就在洗上,这个环节断不可马虎。想一想早晨父亲赶早市卖来肉,又赶紧剁成肉陷,而母亲把泡了一夜的韭菜拿在水池前洗,早晨水管里水是最凉最冷的,她肯定在水池旁站了一个多钟头,才能把韭菜、白菜、香葱等一根根、一片片的洗净晾上。忙完这些事,父亲才骑车带着母亲去输液。想到这一切我的心开始流泪。“我的父母,你们辛苦了”。

记得小时候,我和姐姐围在父母身边吵着闹着吃饺子,那时,父母对饺子的“原材料”要求很严格。如饺子馅儿要搞两种啦,猪肉掺酸菜一种,牛肉掺大葱一种。那猪肉要肥瘦均匀,那酸菜不要一点叶儿,那牛肉要先用开水去腥后再剁碎,那大葱不能是冻的,等等。一家人包饺子齐乐融融。就拿擀饺子皮来说吧,家里规定谁岁数小谁擀饺子皮, 而饺子皮必须擀得圆,饺子包得才能小巧玲珑。饺子皮只有擀得快,才能供上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包饺子。姐姐们长大了,轮到我擀皮了。最终,我也成家搬出去住了。想一想,那段时光真美好,可岁月不会倒流呀。父亲、母亲岁数大了,我真应该抽出时间多多陪他们。

打断记忆,现在开始包饺子了,父亲让我去包,他来擀饺子皮,而母亲从卧室也走出来了,看着她手上肿起的大包,“是漏夜了吧”“没事,还好,是血管细的缘故吧”,母亲和从前一样很麻利的一个接一个的包着饺子,而我呢,总是觉得心里有啥东西压着。此时已是中午11点了,窗外的阳光在冬日严寒中挣扎着照射进来,照在母亲的头上,仔细看看,母亲的头发全白了。我劝她歇会儿,再喝口热水,剩下的由我来包。而母亲的,只是点头,身子没有动,手上依旧在不停的包饺子。“这次,你来了,多包点饺子,等走时你带回去,冻在冰箱里,想吃拿出来一煮……”

饺子包完了,母亲这才拿着水杯进了卧室,而父亲又把饺子一个又一个小心翼翼的放到冰柜里速冻,锅里的水开了,我开始把饺子往里面放,“数着点。你多吃点,我们吃不多”,父亲叮嘱我。“晚上不走了,陪你们说说话……”,这话还没有讲完,我的眼眶已湿润了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