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天蓝a

为草甘做兰,为木当作松,幽兰香飘远,松寒不改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渡口 ( 小小说)  

2011-01-16 11:03:34|  分类: 小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是一个古老的渡口,在群山的包围之中。一条船靠在渡口,沉寂着。

“有人么,船家在嘛?”放寒假的我急匆匆的走到江边。

“是谁呀,这么早?”一位老船夫从船舱里走出。

“老师傅,我要去江南岸…”我焦急的说。

“就你一个人?在等会,人多了船再走” 老船夫伸伸懒腰没等我再说就又走进了船舱。

我急得直跺脚,四下张望,渡口只有这一艘船。看看表,都已经10点多了,为何就剩下这一条船。我心里嘀咕,记得8月底我去上大学,这里还有好多船呀。埃,做了火车,汽车。好容易就要到家了,没想到…,抬头望望天,阴阴的,江上雾腾腾的。我丢下包,一屁股坐在了江边的石头上。

“早上石头凉,小华呀,到船里来坐吧” 老船夫站在船头招呼。

“谢谢大伯”我拎起包走上船去。心里直嘀咕,“奇怪,他咋认识我?”

“你叫错了,我可不敢当你大伯。” 老船夫笑呵呵的说。

“那我叫你啥?”我越发的摸不着头脑。

“在村子里你辈大,我得管你叫…” 老船夫刚要说。我赶紧摆手打断他的话。

“你和我一个村,咋不认识你呀,我只知道刘业在这摆渡呀”

“我年轻时出门在外打工,很少回来,这不岁数大了、老了就回到村里不出去了。,”

当我在船舱里坐下后,老船夫竟然给我到了杯开水。

“早晨船从江南岸才划过来的,这个时候从村里出去进来的人少,不过长途跋涉回家过春节的人蛮多的”老船夫燃起旱烟吧嗒吧嗒的抽着。

“可你还没有告诉我咋知道我的名字?”我这话刚一出口,就后悔了,因为我看见船舱里挂着一张图表,外出人员名单?嗬嗬,我发现了我和刘业的名字赫然在列。

“村长把你们这几个常出人口的名字让我写在上面,怕我忘了…”

“还真细心,仅仅半年,变化够大的”我夸赞道。

“你们几个上学、打工的回来了,父母和村长就放心了,”老船夫一边说一边拿起笔在我的名字上打了一个对勾。我仔细看看这张表,下面竟然写着不许收取以上人员坐船费,而名单里只有刘业的名字下没有打上对勾。

“他捎信不回来了,据说在广州打工呢,过年也要往那,这孩子…” 老船夫吐着烟圈,下面的话不说了。

其实,刘业是我初中的同学,中学毕业后他就在江上摆渡。他心地善良,往往一个村的、邻村的,只要他认识的都不要钱,所以坐他船的人最多。这让别的船夫很生气,经常和他打架。上次摆渡他就跟我说,也要去南方打工挣多点钱回家好找个媳妇。没想到说走他就走了,连春节也不回来。家里人得多想念他呀。

“再挣钱,春节也要回来呀,刘业这孩子真不懂事。” 老船夫一边说一边抠抠烟灰。

我刚要说话,就听见一个久违的熟悉声音在岸边大叫“船家,该开船了吗?”

是他,刘业,他从广州打工回来了,我一个箭步冲到甲板,“快上来,就差你了”

刘业兴奋的拎着包跳到船上,竟不给我拥抱,而是丢下包架起跳板,我才发现,他身后岸边还站着一位羞答答的姑娘……

“这就好,这就好,村子里呀今年可就大团圆了…” 老船夫笑呵呵的走出船舱,向着江边的青山大喊:“开船喽…开船喽…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