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天蓝a

为草甘做兰,为木当作松,幽兰香飘远,松寒不改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油湘.西(20):沱江泛舟  

2014-05-31 11:07:03|  分类: 讲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油湘.西(20):沱江泛舟 - 油油 - 天天蓝a

 
油湘.西(20):沱江泛舟 - 油油 - 天天蓝a
 
油湘.西(20):沱江泛舟 - 油油 - 天天蓝a

   

    微雨过后的凤凰古城,空气格外的清新,远处的山峦萦绕着升腾流动的薄雾,青翠欲滴的树林梦幻般地时隐时现。田野是绿的,山峦是绿的,沱江的水也是绿的。

 

    泛舟沱江,别有一番情趣。你瞧,沱江的水不深,但清澈碧绿,江中的水草顺水浮摇飘逸,鱼游虾戏其间,宛如一幅动感变幻的‘虾鱼戏水’的水墨画,让人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江边,身着苗族服装的姑娘和孩子,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,淘米、洗菜、浣衣,捣衣物的棒槌声,洒水嬉闹的欢笑声,孩子们打水仗的戏水声,此起彼伏。一幅民间的‘戏水图’跃然眼前,一洗我久居闹市的枯燥心绪,此刻,是多么的畅快淋漓。

船公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,高大厚实,咧着的嘴漏下串串笑容。他将船一篙撑离码头掉头向上游,再轻轻一点,船儿便轻轻地划开平缓的逆流,向上游滑去,船头处竟然也听不出有很大的水声。他很健谈,一边撑篙拨桨,一边介绍着他们苗家的一些风俗。

油湘.西(20):沱江泛舟 - 油油 - 天天蓝a
 
油湘.西(20):沱江泛舟 - 油油 - 天天蓝a
 
油湘.西(20):沱江泛舟 - 油油 - 天天蓝a
 
油湘.西(20):沱江泛舟 - 油油 - 天天蓝a
 
油湘.西(20):沱江泛舟 - 油油 - 天天蓝a
 
油湘.西(20):沱江泛舟 - 油油 - 天天蓝a
 
油湘.西(20):沱江泛舟 - 油油 - 天天蓝a
 
油湘.西(20):沱江泛舟 - 油油 - 天天蓝a
 

河面,微风微浪。起初,我的目光聚集在远处,才一收回,便被江水夺去:。水流缓缓,草飘柔柔。水如音乐,水草如和乐而舞的美女,摆动着细长细长的腰肢,用动态演绎大自然的创意。同行人轻轻探手入手,拈起一片水草。那草柔嫩和顺地缠在指头,如戴的翡翠指环,如葱头被缠上了葱管。展指一弹,那片水草便又落水,倏然间便又加入了它江中万千同类的群舞中,不可复见。

忽然间,耳边隐约传来呢喃的苗家山歌,追着歌声寻觅,我和同伴清晰地辨别,歌声是从江岸柳荫下,一帘春梦般的窗口传出来的。我们将小舟慢慢摇近,适才见到一位妙龄少女,身着苗族盛装,头上、胸前配戴光亮闪闪的银饰,浓浓的乡音,艳艳的微笑,惊飞水鸟,醉倒游人。

细雨绵绵,吊脚楼在水中摇动扭曲,倒影随水波依稀,水草任水流漂浮,两岸山色葱茏,山水共长天一色,一时我分不清哪是实物哪是倒影,现实连着历史,好像沈从文笔下的‘翠翠’和她爷爷生活的渡口仍依稀眼前,人影依依……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

 
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